律师热线:1368-1900-168
金融二面:增长+风险

李洪华律师代理交通肇事致人死亡案件辩护词

2018-12-11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李洪华律师接受申某某的委托,担任申某某涉嫌交通肇事一案一审的辩护人。现依据事实与法律,提出以下辩护意见,谨供法庭参考:

一、 辩护人对于公诉人起诉书中指控被告人申某某犯有交通肇事罪的定性持有异议。

二、 辩护人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本案被告人具有如下从轻或者减轻的情节的意见,以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考虑:

(一) 交通肇事罪属于典型的过失犯罪,被告人主观上不存在犯罪的故意。本案中,被告人没有任何的犯罪动机或目的,并且指控被告人的主要证据是本人供述即笔录,也就是说只有被告人的供述,不能达到定罪量刑的标准。也不能排除合理怀疑,辩护人认为证据不足。

1、被告人并不清楚机动车和电动车什么部位相撞,而且有一个事实是当天事故发生后由于现场是商飞公司所在地,非正规道路所在,发生事故双方都报警,当时到达第一现场的是边防派出所的武警同志,由张谦、邵俊楠等负责处理此事,经被告人、张谦、邵俊楠、李龙飞等多人多次寻找此次事故机动车上的碰撞点,但均未找到;其中有几处明显刮痕,但是由于有泥土层覆盖,在场人员也都看到,对于是旧的刮痕都予以认可。至于电动自行车驾驶员说碰到电动车轮胎已是后来的说辞,电动自行车已不是事故发生时的最初状态。

2、事故发生后,电动自行车并未被带到边防派出所,而是被留在了商飞基地内,之后的检验已经不是电动自行车事故发生时的状态。

3、检验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中:三、检验过程 检验所见(1)甲车:

右后轮轮辋外侧局部见擦痕,伴其他轮胎花纹印。请核实此轮胎花纹印是否为此次事故中电动自行车所留下,如果是请提供相应的证据材料,(这部分刮痕是旧的刮痕,有淤泥在,并非此次事故的刮痕)这个花纹印是否是乙车相碰撞留下的。后保险杠右端脱位,其右端前部距地高58cm-63cm,范围内见刮擦痕迹,表层银色涂层呈减层,受力方向从前下向后上,后保险杠右端后部距地高62-75cm范围内见布纹样(横向线条组合,间距不均匀)擦痕,受力方向由前向后,表面泥灰呈减层。此两处痕迹为旧的痕迹并非此次事故所造成。

右后翼子板距地高101-105cm范围内擦痕亦为旧的痕迹。距车后端28cm-47cm范围内见擦痕,受力方向由前上向后下,局部粘附红色物质。此红色物质是否与电动车上的油漆涂层相吻合,关于甲车的检验所见内容有受力方向从前下向后上,由前向后,由前上向后下,多种受力方向可否共同存在? 

(二)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对次要责任人的认定有异议。

1、 电动自行车没有牌照违法(至于没有拍照原因,是由于资料不全还是因为改装而无法上牌)。

2、 李龙飞驾驶自行车未按规定载人也违反了《上海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第31条规定。

3、 关于电动自行车是否非法改装及事故发生时车速情况,卷宗中均未体现,因该内容跟事故发生时的具体情况和责任认定有很大的关联,故而请予以核实。这亦从另一个方面体现出申请专家证人出庭的必要性。

4、 卷宗中并未看到死者倒地状态的照片及死者与倒地电瓶车相对位置的照片,请核实并予以提供,并可根据死者倒地的状态及其与倒地电动自行车的间距来大致分析事故发生时电动车车速。 

(三)关于量刑。被告人在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犯罪事实的情况下,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自己的罪行,依法应当按自首处理。

《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1、从主观上讲,被告人属于过失犯罪,系初犯,以前未受到任何处分,无违法犯罪记录。且被告一贯遵守交通规则,从未发生过交通事故,此次事故纯属偶然的意外。本案被告人犯罪主观恶性不深。

2、被告人事发时车速一直处于正常车速行驶中,并未有超速的情况。

3、被告人具有悔罪表现。整个案件,从侦查,到审查起诉、再到审判可以看出,案发后被告人能够全部彻底、实事求是地向司法机关交待自己的犯罪行为,并积极向受害人去赔偿。

(四)鉴于第一点辩护情节,本案是疑罪从无、疑罪从轻,应当从便宜被告人的角度处理,判处无罪或罪轻的结果。

综上所述,鉴于被告人具有悔罪表现,系初犯,主观恶性不深,有自首情节,具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法定情节和酌定情节,且符合缓刑条件,希望合议庭综合本案事实情况,能够对其从轻、减轻处罚综上所述,鉴于被告人具有悔罪表现,系初犯,主观恶性不深,有自首情节,具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法定情节和酌定情节,且符合缓刑条件,希望合议庭综合本案事实情况,能够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申请交通事故专家证人

出庭作证申请书

申请人:李洪华律师

  位: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址:上海市静安区江场三路181号盈科律师大厦

代理律师电话:  13681900168

申请事项:

请求贵院依法交通事故鉴定专家证人出庭作证:           

事实和理由:

  我依法接受被告人申某某过失致人死亡罪一案中担任辩护人。

为了切实保障本案的顺利进行,全面查明本案的客观事实,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申请法庭通知鉴定人出庭作证,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的,应当通知证人、鉴定人出庭;无法通知或者证人、鉴定人拒绝出庭的,应当及时告知申请人。” 申请人恳请人民法院聘请有资质的专家对交通责任认定出庭出具专家意见。特申请贵院通知交通事故专家证人出庭作证。请求人民法院予以准许。

   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

而本案是由于被告人驾驶机动车行驶中疏忽大意致人死亡,有了被害人,而被告人自己也是受害人。对于犯罪,被告人是认可并且自首的,请从轻、减轻处罚。但对于责任划分被告人仍有不解之处,为此,请求从新进行司法鉴定,即被告人不是主要责任。疑点及相关论述理由如下:

次要责任人的违法问题:一、电动自行车没有牌照违法;二、带人是违章;三、超速是违章;四、雨天有雾更应减速行驶,但事实上却没有;五、电动自行车改装违法;六、事故时保护自己而造成他人死亡;七、事故中被告人是受击,而非肇事。所以不能认定被告人为主要责任,而应是比主要责任更小的责任。

另外事故处理的疑点:
1.电动自行车无车牌原因,是由于资料不全还是经过改装而无法上牌?如因为是后者,则其不符合国家关于电动自行车限速标准。
2.事故发生后,来处理的是武警边防支队的同志,当时为第一现场,包括武警支队同志和电动自行车驾驶员及其同事都在机动车车尾上寻找碰撞痕迹,并未找到;其中电动自行车驾驶员还跑到车身及车头部分寻找痕迹,亦未找到。碰撞鉴定报告中前两项所述痕迹为已存在痕迹,当时参与寻找痕迹人员都看到了,此两处痕迹有泥土层覆盖,所以并不是此次事故而产生的痕迹。鉴定报告中之所以有此两项,是因为武警边防支队同志现场处理后没多久下起了大雨,机动车被带往边防支队路途中及车辆在边防支队院子里受到雨水冲刷导致原先覆盖在痕迹上的泥土层脱落,而被误认为是此次事故产生的痕迹。
3.事故责任认定书中认定机动车驾驶员左拐未让直行,而定其主要责任;由于机动车驾驶员直行加左拐为连续动作,对面方向肯定是看了的,并未看到有人或者车辆才决定左拐。由于雨天而且电动自行车驶来方向雾气比较重(从事故发生现场的照片来看,是有雾气的,事故发生地点比较空旷,雾气不是很重,但电动自行车驶来方向为工地现场,道路两旁有建筑物,道路为土路且相对比较狭窄,故而雾气不易散去,所以会比较重),所以能见度低,机动车驾驶员视野受限。机动车从开始左拐到事故发生地点,车辆的行驶距离约为7米,机动车一直以手动挡二挡的速度行驶,在左拐时又踩了刹车减速,此时车速约为10公里每小时,电瓶车与机动车车的车速比直接决定机动车左拐时两者的距离,如两者的距离大于机动车左拐时的能见度,那么可以印证机动车左拐时驾驶员是看不到有人或者有车的。电动自行车驶来的方向是有坡度的,如机动车左拐时,电动车及驾驶员在坡上方,那更加可以印证之前的结论。
4.事故发生后并经武警边防支队同志处理后,机动车驾驶员及机动车在武警边防支队同志的陪同下,一起被带到了武警边防支队,而电动自行车驾驶员则同救护车一起到了上海浦东医院,电动自行车则被留在了上飞厂,所以已不是第一现场;电动车鉴定报告中有无电动自行车限速的相关鉴定内容,如鉴定报告中有此方面内容,且证明电动自行车符合限速标准的话,那么发生事故时,电动自行车的车速又为多少呢?从被留在上飞厂到送往鉴定现场这边时间,电动自行车是否有人接触呢?
5.如电动自行车车速不快,机动车目标较大,电动车驾驶员早该看见,为何不提前采取措施呢,是车速快而来不及吗?
6.车辆碰撞鉴定报告中,电动车车轮撞到机动车车轮,且机动车后背箱盖子上留有红色印记,这两者可以共同存在吗?机动车后背箱盖子上留有的红色印记应为电动自行车反光镜下半部分留下的痕迹,此痕迹已是既有存在事实,且此痕迹方向与机动车行驶方面相反,故而推断此痕迹并非是电动自行车倒向机动车而产生的,而是电动自行车反光镜落在了机动车后备箱盖上加之机动车前进而产生的。

7.接上面内容,死者、电动自行车驾驶员分别倒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故而推断此为两个过程,死者体重在80KG以上,被甩1.5M远(死者头部同电瓶车距离,且死者头部是朝向电动自行车的),电动自行车车速要有多快,才能造成这样的结果?且死者倒地姿势十分规则,为平躺在地面;如若车速不快,倒地状态则会呈现不规则状态。
8.电动自行车与机动车如为正面碰撞,即两者角度约为90度,且死者的倒地是由于碰撞而造成的话,那么死者、电动自行车及驾驶员倒地后两者形成的角度应该会比较小(更接近于平行状态);如两者侧面碰撞,且死者的倒地是由于碰撞而造成的话,死者、电动自行车及驾驶员倒地后两者形成的角度应该会稍微大些,但不至于像现场那么大的角度。

9.综合以上几点,推断整事故发生过程为:电动自行车驾驶员看到前面有车辆,为避免碰撞,采取急刹车,由于车速过快来不及,强大的惯性导致后排乘坐的死者被甩出去,同时电动自行车后车轮离开地面,后车轮下落后,导致前车轮离开地面,由于机动车驾驶员位置比较靠前,此时前轮离开地面的高度小于之前后车轮离开地面的高度,前轮在下降过程中,适逢机动车驾驶员向左打方向避让,电动自行车反光镜底部落到了机动车后背箱盖子上,由于机动车向前行驶,故而使得其后备箱盖子产生了与其前进方向相反的痕迹。
10.故而,死者的倒地与机动车存在间接关系,并未有直接关系,直接关系在于电动自行车车速过快而且采取急刹车而造成的。

  《道路交通处理办法》第十七条已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在查明交通事故原因后,应根据当事人的违章行为与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以及违章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认定当事人的交通事故责任。当事人有违章行为,其违章行为与交通事故有因果关系的,应当负交通事故责任。当事人没有违章或者虽有违章行为,但违章行为与交通事故无因果关系的,不负交通事故责任。” 

或申请人拟聘请该方面专家出庭对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请求人民法院予以准许。

恳请贵院准予申请人的上述申请。

此致

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谢谢审判长、审判员。

                申请人,辩护人:李洪华律师

*年*月*日

 

                                          

 

 

 



李洪华律师

金融律师(全国)服务中心 主任

高级合伙人 律师

六法治金创立者

《金融法院与金融律师实务》一书已出版发行

邮箱:lihonghua@cmlawyer.cn

办公地点: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29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