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热线:1368-1900-168
金融二面:增长+风险

​中国加入TPP难在哪里?

2017-11-15

中国加入TPP难在哪里?


2015年06月08日  作者:赫荣亮 文/新浪财经意见**专栏

 

  中美两国探讨中国加入TPP协定的可能性,美国意识到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贸易国的中国,不能长期缺位TPP,那么,问题来了,中国加入TPP有哪些障碍?

中国加入TPP到底难在哪里?

  在TPP谈判接近尾声之际,美国总统奥巴马暗示中国有可能加入TPP协定,最近消息,奥巴马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开始与美国财政部长雅克布卢联系,“中国已经开始试探在某个阶段加入(TPP)的可能性”。

  中国要加入TPP?

  中美探讨中国加入TPP协定,这本身就是一出反转剧。TPP协定,即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国际社会称之为“ABC”战略,即AnyoneButChina。它一贯是美国企图制衡中国,实现“亚洲再平衡”的战略核武器,帮助美国完成亚太布局,参加方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12个国家。据统计TPP协定涵盖的经济规模约占全球GDP的40%。

  美国总统奥巴马力挺TPP,近期在争取国会两院通过“贸易促进授权法”(TPA),在频繁召开部长级会议和美日部长级磋商后,日本逐步在农产品问题上做出一定让步,有预计称TPP协定在2015年结束。

  TPP协定是什么?

  TPP协定是美国致力于在环太平洋区域建设的国际经贸新规则。TPP协定已经超出了单纯的自由贸易范畴,涵盖了环境保护、政府采购、知识产权、投资等贸易条款。通过TPP协定,美国力图建立由其主导的亚太经济圈,成功融入亚太一体化经济发展进程中,通过设立高标准的贸易条件,大幅降低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壁垒,从而有利于美国的外贸和投资。

  TPP协定的“全面市场准入标准”、“原产地规则”等高标准的贸易条件,致力于将TPP打造成为“对内高度贸易自由化、对外封闭”的闭合自贸区。目前,TPP成员国已经进行了20多轮谈判,自2008年美国加入TPP谈判算起,谈判已进行七年。

  至此,TPP协定达成在即,戏到高潮,但剧情反转,中美开始探讨中国加入TPP协定。其背景在于,中国已有投入世界的胸怀,我国的自贸区建设战略步伐加快,继中新、中澳达成后,6月1日中韩自贸协定签订。目前看,中国对TPP协定也抱有开放的态度,2014年商务部长高虎城曾经表示对TPP中国高度关注并持包容开放态度。

  中国加入TPP的障碍有哪些?

  但是,TPP议题广泛,农业、环境保护、政府采购、投资、产权保护、劳工权益等,都高标准的自贸协定内容。TPP设计的高门槛,加入障碍高,笔者简单介绍。

  比如国有企业障碍。TPP主张取消对国有企业的政策支持、财政补贴和其他福利待遇的贸易条款,国有企业应同私营企业一道公开企业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公司治理结构和与政府相关的信息,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涉嫌违反符合行为,建立一个公平合理的纠纷解决机制。2014年7月12日,加拿大渥太华TPP协定**谈判代表会议启动了国有企业议题磋商,并推动谈判进一步取得实质性进展,尽管各成员国在一些具体领域还存在较大分歧,但总体原则和框架已日渐清晰。

  TPP国企改革目的在于,阻止部分国家通过税制和补贴等给予国有企业特殊保护,实现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在平等条件下竞争,这对中国的影响无疑是潜在的和巨大的。

  中国的国企规模相当庞大。财政部曾经公布数据,2013年我国的国有企业总资产104.1万亿,相当于GDP的近两倍,同年中国GDP58万亿。而美国的国企规模很小,有统计生产总值仅占美国GDP的5%,美国联邦政府层面(即中央企业)仅有20多家规模较小的公司,而我国的中央企业多达112家,而且都是巨无霸,世界《财富》500强中,中石化(75.39, 1.67,2.27%)、中石油和国家电网[微博]三家企业挺进前十。所以,一旦按照条款,对等开放,中国必然吃亏。

  中国加入TPP的难度大,但目前已有一些国企改革趋势,未来也有一些内部和外部的推动因素。

  首先,内部因素是我国开始需要根据国有企业的社会经济功能,规范国有企业行为。我国在研究国有企业分类监管,准备按竞争、公益、功能三个类别对国有企业实行分类管理,实行公益性和竞争性国有企业分类管理,国资委[微博]提出将112家央企分成三类,分别为公益保障类、特定功能类、商业竞争类。目前看,分类工作的推进难度高,落实难,中央企业分类都如此难,地方企业更加不好清理,2013年,全国独立核算的国有法人企业高达15.5万户。

  其次,外部因素是我国开展的对外谈判的互相促进作用。比如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的谈判,其中也有国有企业地位问题,我国已经同意在开放准入前国民待遇和采用负面清单,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达成与否,也是中国能否加入TPP协定的一个便利化因素。

  而且,中国加入TPP协定的其他障碍也不小,环境保护、劳工权益、知识产权等,每样都是高标准。其中,环境保护,贸易保护中的绿色壁垒。TPP主张在生物和贸易多样性、多边环境公约、环境保护分歧领域、海洋渔业捕捞等方面提出高标准要求,2015年中国新环保法实施,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环保法,可以行拘企业负责人,近期也出现1580万元的天价罚单,对我国环境保护起到了促进作用,但要看到,这些工作还局限在环境污染层面。

  劳工权益挑战不小,贸易保护中的蓝色壁垒。美日等国提出的劳工贸易规则,注重劳工在商品生产中的工资待遇和环境条件,强调劳工的价值关注和企业对环境、消费者的人文关怀。虽然这些年中国工人工资在上升,劳动力成本增长,但目前依然难以改变劳工价格相对低廉、工作环境和作息时间得不到保障,劳动者权益保护距离美日还有相当长的距离的事实,以及中国劳工组织在劳工者保护中的缺位问题。

  若启动谈判将历程漫长

  需要说明一点,自贸投资协定需要经历相当长的谈判时间,中韩自贸区谈判历时三年(2012年5月-2015年6月1日),而自2007年3月就开始研讨可行性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至今无果。所以,现在,美日等国已就主要条款达成了基本共识,预计年内签订,而这个时间节点中国还处在加入的探讨可行性阶段,基本注定了中国失去了TPP发起成员国资格。

  即便如此,中国加入TPP协定难度依然很大,不吝于入世,谈判时间长达十年亦有可能。

 

 

 



李洪华律师

金融律师(全国)服务中心 主任

高级合伙人 律师

六法治金创立者

《金融法院与金融律师实务》一书已出版发行

邮箱:lihonghua@cmlawyer.cn

办公地点: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29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