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热线:1368-1900-168
金融二面:增长+风险

李洪华律师“政府信息公开阳光建设工程专项申请书”-财政部

2017-10-23

贪官们的脏款全入“国库”了吗?

“政府信息公开阳光建设工程专项申请书”-财政部

 

申请人:李洪华     身份证号:230823196801100676  

北京长安(上海)律师事务所----大金融法研中心 主任律师

律师执业证号:13101199610827370 电话:13681900168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777号一号楼二层  200120      

 

被申请人:*******财政部

法定代表人:财政部部长 楼继伟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邮编:100820 电话:010-68551114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事项

申请*******财政部国家国库法定管理行政机关,公开十八大以来:

1、贪官们的脏款是多少?全入“国库”了吗?

2、如此之多的脏款,依法而未入国库的有多少?

3、依法必须强制入“国库”而不入、少入为什么?

4、贪官们脏款入“国库”后,都干什么用了?

 

事实与理由及法律依据

申请十八大以来,在习、李、王新政中,贪官落马成了“四个全面的”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程”新增了“全面从严治党”也是新政府的**亮点。随着反腐力度不断加大,一个个贪 官相继落马,反腐风暴持续深入,中国共有多少贪官落马?总计查抄多少?反腐所有查收的脏款及罚没资金等,有没有详细的?贪官落马,不管是部级官员等“大老虎”,还是基层相关背离党性、腐败堕落的官员干部,在一轮严过一轮的反腐败工作中,都纷纷应声落马。或者说得再直白一些,一些贪官、脏官,其动辄贪污、受贿上亿元,这些钱都是民脂民膏,其**都去了哪里?是否尽数收入国库?收入国库之后呢?对此,有必要给老百姓一个明确的交待。

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会上,习出席重要讲话中,针对反腐败工作,习称:要“让腐败分子在党内没有任何藏身之地”。“民心是**的政治。”因此,反腐败工作,是从严治党、从严治政、依法治国的必须,显然也是赢得民心与**支持的必须举措。对贪官的相关脏款、罚没款、财产没收等,需要统一收入国库,然后统一使用。但不能收入国库了事,有必要公布一下相关账目,收入国库之后的使用情况。特别有必要考虑用其做一些改善民生的专项投入,解决当下一些紧迫的、必须的救济问题、民生问题等,让老百姓能够切身地体会到反腐败“获得感”之外的,切切实实地利益感。

贪官赃款赃物因是刑案并且被没收财产上缴国库,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

“打虎拍蝇”更要“脏款公开”!党的十八大指出,依法治国,“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共同拥一个中国梦”。《宪法》是**的法,把权力关进笼子,就是要把所有社会力量,包括执政党,置于宪法的权威之下。“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是本界政府投入巨大能力及精力,建设公平、公正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

由于申请人是律师的职业思考,同时,也是大金融法研中心主任律师必须需要研究的金融高端,才能知其然,知其所以然。这事关顶层设计问题,也是国富民强的问题;请求依法公开,回复人民包括律师法研需要提出的问题,这是我党和本界政府的一再要求和《政府信息公开》法律强制性的规定。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称简称“《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对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 贪官们贪了多少?入“国库”了吗?依法而未入

国库的有多少?依法必须强制入“国库”而不入、少入为什么?贪官们脏款入“国库”后,都干什么用了?当然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而被申请人未依法主动公开,现申请人要求依申请公开,保障全体老百姓的权益。

    随着持续高压反腐,伴随着一大批“老虎苍蝇”纷纷落马的同时,被追缴的数额庞大的赃款赃物都去哪了,一直是社会舆论和媒体关注的焦点。 原有中央台报道的是有贪官之脏款入国库近三千多亿,单徐才厚就900亿,而近日涉案2.5亿,白恩培得把“牢底坐穿“贪官不死定律,已经形成。本人系律师出身,这也是人权的进步,但是贪官们的脏款必须公开,这是中国的法治需要。

 


 

仅仅:部级贪官落马清单

正部以上:

 正国:周永康

 副国:苏  荣、徐才厚、令计划、***

 正部:李东生、蒋洁敏、李崇禧、申维辰、白恩培、何家成、朱明国、周本顺、杨栋梁、苏树林、魏宏、  珉、黄兴国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9月

黄兴国(正部级),62岁,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3]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8月

郑玉焯(副部级),61岁,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4] 

尹海林(副部级),56岁,天津市副市长[5]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7月

于铁民(正军级,武警少将警衔), 60岁,武警江苏省总队原司令员[6] 

赖德荣(副部级),59岁,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7] 

田修思(正大军区级,空军上将军衔,中央委员), 67岁,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空军原政委[8]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6月

姚中民(副部级),65岁,国家开发银行原监事长[9]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5月

李云峰(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9岁,江苏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10] 

杨振超(副部级),56岁,安徽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11]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4月

苏宏章(副部级),57岁,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12] 

杨鲁豫(副部级),59岁,山东省济南市委副书记、市长[13] 

张越(副部级),55岁,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14] 

李成云(副部级),61岁,四川省原副省长[15] 

孔令中(副部级),63岁,贵州省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16]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3月

王珉(正部级,中央委员),66岁,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7] 

卢子跃(副部级),54岁,浙江省宁波市委副书记、市长[18] 

王阳(副部级),59岁,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 

李嘉(副部级),52岁,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20] 

张力夫(副部级),64岁,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2月

褚平(副部级),64岁,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21] 

刘志庚(副部级),60岁,广东省副省长[22] 

蔡希有(副部级),54岁,中化集团总经理

贺家铁(副部级),55岁,湖北省委原常委、组织部原部长

赵胜轩(正部级),63岁,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党组原副书记[23]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6年1月

龚清概(副部级),58岁,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副主任[24] 

陈雪枫(副部级),58岁,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25] 

魏宏(正部级),62岁,四川省委副书记、省长[26] 

王保安(副部级),53岁,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27]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12月

盖如垠(副部级),62岁,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28] 

常小兵(副部级),58岁,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曾任中国联通集团董事长[29]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11月

朱福寿(副部级),53岁,东风汽车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30] 

司献民(副部级),58岁,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董事长[31] 

白雪山(副部级),54岁,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32] 

艾宝俊(副部级),55岁,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33] 

吕锡文(副部级),60岁,北京市委副书记[34] 

姚刚(副部级),53岁,中国证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35]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10月

苏树林(正部级,中央委员),53岁,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36]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9月

王玉发(副大军区级,空军中将军衔),67岁,广州军区副政委兼广州军区空军政委[37]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8月

邓崎琳(副部级),64岁,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38] 

杨栋梁(正部级,中央委员),61岁,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党组书记[39] 

谷春立(副部级),58岁,吉林省副省长[40]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7月

张力军(副部级),63岁,环境保护部原副部长、党组成员[41] 

周本顺(正部级,中央委员),63岁,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曾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42] 

奚晓明(副部级),61岁,**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43] 

赵黎平(副部级),64岁,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44]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6月

韩志然(副部级),63岁,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45] 

肖天(副部级),58岁,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46] 

乐大克(副部级),55岁,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47]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5月

余远辉(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1岁,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48]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4月

王天普(副部级),53岁,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49]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3月

景春华(副部级),60岁,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50] 

栗智(副部级),65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曾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51] 

仇和(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9岁,云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曾任昆明市委书记[52] 

徐建一(副部级),62岁,****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53] 

廖永远(副部级),53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54] 

徐钢(副部级),55岁,福建省副省长[55]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2月

斯鑫良(副部级),65岁,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56] 

许爱民(副部级),59岁,江西省政协副主席[57]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5年1月

杨卫泽(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2岁,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58] 

马建(副部级),59岁,国家安全部党委委员、副部长[59] 

刘铮(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61岁,总后勤部副部长

范长秘(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中央候补委员),60岁,兰州军区副政委

张东水(副大军区级,少将军衔),60岁,第二炮兵副政委[60] 

陆武成(副部级),62岁,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61]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12月

令计划(副国级,中央委员),58岁,第十二届政协全国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书记[62] 

王敏(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8岁,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

韩学键(副部级),53岁,黑龙江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63] 

孙鸿志(副部级),49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64] 

于大清(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第二炮兵副政委[65-66]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11月

隋凤富(副部级),58岁,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农垦总局党委书记、局长[67] 

朱明国(正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7岁,广东省政协主席,曾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68] 

梁滨(副部级,中央纪委委员),58岁,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69]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10月

何家成(正部级),58岁,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曾任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

杨金山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中央委员) 60岁,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70] 

赵少麟(副部级),68岁,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

苑世军(正军级,少将军衔),57岁,曾任中共湖北省常委、湖北省军区司令员[71]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9月

孙兆学(副部级),53岁,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

潘逸阳(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3岁,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内蒙古自治区常务副主席

秦玉海(副部级),61岁,河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8月

陈川平(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2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72] 

聂春玉(副部级),59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72] 

白云 (副部级,女),53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白恩培(正部级,中央委员),68岁,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委,曾任中共云南、青海省委书记、青海省长

任润厚(副部级,已去世),57岁,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7月

周永康正国级,中央政治局常委),72岁,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曾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公安部长、四川省委书记、国土资源部部长、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73-74] 

力(副部级),59岁,中共海南省委常委,海南省常务副省长

韩先聪(副部级),59岁,安徽省政协副主席

张田欣(副部级),59岁,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开除党籍、降为副处)

武长顺(副部级),60岁,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75] 

陈铁新(副部级),60岁,辽宁省政协副主席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6月

徐才厚副国级,上将军衔,中央政治局委员、因病已逝),71岁,中央军委副主席,曾任中央书记处书记、总政部主任、济南军区政委

苏荣副国级,中央委员),66岁,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曾先后任青海、甘肃、

江西省委书记

赵智勇(副部级),59岁,中共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科员)[76] 

杜善学(副部级),58岁,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令政策(副部级),62岁,山西省政协副主席

万庆良(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0岁,中共广州市委书记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5月

谭栖伟(副部级),60岁,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王帅廷(副部级),60岁,香港中旅(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

阳宝华(副部级),67岁,湖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曾任长沙市委书记

叶万勇(正军级,少将军衔),62岁,曾任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四川省军区政委[77]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4月

申维辰(正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8岁,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曾任中宣部副部长、太原市委书记

宋林(副部级),51岁,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毛小兵(副部级),49岁,中共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3月

沈培平(副部级),52岁,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姚木根(副部级),57岁,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方文平(正军级,少将军衔),65岁,曾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山西省军区司令员,北京军区巡视员[77]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4年2月

冀文林(副部级),48岁,海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祝作利(副部级),59岁,陕西省政协副主席

金道铭(副部级,中央纪委委员),61岁,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曾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3年12月

李崇禧(正部级,中央候补委员),62岁,四川省政协主席,曾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

杨刚(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60岁,政协全国经委会副主任,曾任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乌鲁木齐市委书记

李东生(正部级、中央委员),58岁,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曾任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

陈安众(副部级),59岁,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

童名谦(副部级),55岁,湖南省政协副主席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3年11月

郭有明(副部级),57岁,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陈柏槐(副部级),63岁,湖北省政协副主席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3年10月

廖少华(副部级),53岁,中共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

季建业(副部级),57岁,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3年9月

蒋洁敏(正部级、中央委员),58岁,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曾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3年8月

王永春(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3岁,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3年7月

李达球(副部级),60岁,广西政协副主席、区总工会主席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3年6月

郭永祥(副部级),64岁,四川省文联主席,曾任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

倪发科(副部级),59岁,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王素毅(副部级),52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2013年5月

刘铁男(副部级),59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3年1月

衣俊卿(副部级),55岁,中央编译局局长

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高官2012年12月

吴永文(副部级),61岁,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78] 

李春城(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6岁,四川省委副书记,曾任成都市委书记

   备注: 以上仅是部级贪官们的名单且信息来自百度,全国其他的贪官的名单不详,种种信息表示,村长级都可以贪污上亿了。。。。。。这些原都是党和政府的人,请党和政府核定之,上述及不能上述的大老虎和小贪官们,涉案了多少?名单都不能全,脏款不能全入国库,这成了迷?这与法治政府有悖。

   全国大小贪官之脏款,名单可以都是不计其数,脏款更是不知存在什么库中?应归于全国**的国库统一管理,我们不仅要统一台湾,更要统一财政,统一国库并统一有效的政府信息公开。

本申请人不能保证上述贪污受贿等犯罪名单正确,更不能统计应上缴国库数额,十八大以来,全国之贪官之脏款数额一定是天文数字才对,申请人不能完成正确或有效统计,特此声明并且特此申请公开。

  贪官之脏款上缴国库的法律、法规依据:

一、《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四条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冻结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财物及其孳息,应当妥善保管,以供核查,并制作清单,随案移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或者自行处理。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对违禁品或者不宜长期保存的物品,应当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理。即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案发后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财物及其孳息,权属明确的,应当发还被害人;根据法律规定,如果被扣押的财物不需要在法庭上出示,应当及时返还给被害人,否则需诉讼程序终结后才能返还给被害人。

三、刑事案件罚没款亦是上缴国库的原则性办法。1998年12月31日财政部发布的《罚没财物和追回赃款赃物管理办法》规定:执法机关依法收缴的罚没款、赃款和没收物资、赃物的变价款一律作为国家“罚没收入”或“追回赃款和赃物变价款收入”,如数上缴国库。任何机关都不得截留、坐支。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94条已作了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对于扣押、冻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财物及其孳息,应当妥善保管,以供核查。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或者自行处理。”

四、《刑事诉讼法》第198条第二款规定:“对作为证据使用的实物应当随案移送,对不宜移送的,应当将其清单、照片或者其他证明文件随案移送。”1965年12月1白**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财政部、公安部联合下发的《关于没收和处理赃物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中规定:“检察院、公安机关依法移送人民法院判处的案件的赃款赃物,应该随案移交,由法院在判决时一并作出决定。”1987年1月26日**人民检察院《关于自侦案件赃款赃物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中规定:人民检察院关于自侦案件中的赃款赃物,应该随案移交。《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办案程序》中规定:不宜移送的物品文件,如违禁品、危险物品以及其他大宗的不便搬运的物品,可不移送实物。对于容易腐烂变质及其他不易保管的物品,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在拍照或者录像后委托有关部门变卖拍卖,变卖拍卖的价款暂予保存,待诉讼终结后一并处理。在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生效后,对被扣押、冻结的赃款、赃物及其孳息,除依法返还被害人的以外,一律没收,上缴国库。人民法院对刑事案件进行审理后,对于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除对被告人定罪量刑外,还应当同时对赃款赃物,即被告人违法所得的财物及其孽息进行处理。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其中属于被害人合法财产的,应当判决返还被害人,其他赃款赃物及其孽息一律判决没收,上缴国库。

对依照《刑事诉讼法》和《办案程序》第222条的规定,由于其性质、体积、重量等原因不宜移送而没有移送的赃物,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公安机关上缴国库或者返还受害人,公安机关接到通知后应当执行,并向人民法院送交执行回单。

 

而现实相关的国库情况,不能公开,充分证明了问题的严重性。为此,申请人律师提出建议全国人大立法修正理由及并寻找的大家们的意见如下:

一、反腐罚没上缴国库应成“铁律”,所有的罚没收入都应该上缴国库。根据现行法律法规有关规定,所有执法机关对执法的罚款、没收的违法所得,以及没收非法物品的变价款,都应该上缴国库,纳入一般公共预算进行统筹安排。

二、请求全国人大制定《国库管理法》,现各部委都抱法执法,而《*******国家金库条例》及其《实施细则》仅是国务院制定,特别是不足规范其他部门及机关,应设为全国统一管理基本法规,甚至国库可独立于财政部。

三、全国各地方应公开上缴国库数额,这也是制度缺失,

对罚没收入是“收支两条线”,但实际上都不同程度存在“按比例返还”的潜规则。

四、国办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

置工作的意见》即所有政府部门和司法执法机关都有三个不得:1、是不得向执法部门下达罚没收入的指标; 2、是不得搞任何形式的留存或者分成。3、是不得把罚没收入与执法单位的经费挂钩。能起到规范有限,国务院立规应上升于立法才能有更广泛的约束力和执行力。

五、纪检机关和检察院等办案机关、法院等审判机关,工作内容之一就是追赃,通过办案过程挽回贪腐官员造成的经济损失,而可能前期公安阶段就出现了问题。“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只是规定了赃物的处置性原则,对于追缴、没收的主体、程序、责任、监督,尤其是不同办案机关之间的权限划分,并不明确。

六、现全国有很多金融平台出现问题,如如昆明泛亚、北京E租宝、上海中晋,申彤大大等等, 并且出现了众多的P2P倒毙现象,均是涉及众多资金并且被害人众多,中国一面出现贪官脏款不入国库问题,还存在着刑事案件不返还之被害人的钱款的问题,可见执法部问题的两面性。按照现在的法律,赃款赃物要么返还受害人,要么上缴国库。对于贪污案来说,没有明确的直接受害人,所以钱基本去了国库才对。赃款赃物处置过程中的问题早已饱受诟病,执法司法实践中涉案财物处置工作随意性大,严重影响司法公信力。执法者甚至司法成为利益相关者,执法司法部门为不能为利益而执法,形成了二次腐败。

六、西方谚语:“任何人不应从犯罪中获利。而脏款不能追

究,将是牺牲贪官一个,幸福子孙500人。不全部上缴贪官款项是变项保护贪腐。并且听说老虎们于高标的监狱中,费用也需要财政支出。这无形加重了财政负担。

七、比如说,在美国司法部的“没收财产项目”网页能够查到价值100万美元以上财物的目录等情况。当然,贪官的非法资产只是赃款赃物的一个类型,更有必要明确赃款赃物充公的主体处置部门。在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司法系统中,都有专门的“没收违法财产基金”,钱都到了这里。怎么用呢?以美国为例,除了返还受害人之外,办案经费、财物保管转移费用、分享给各州的相关司法活动经费和对提供帮助民众的奖励都名列其中。关键是具体的支出及其用途都可以在美国司法部的官网上看到。

七、对于中国的贪官违法资产来说,不仅数额非常大,

更是民众的切肤之痛,所以能够在用途中体现到用之于民更好。正如社科院的《法治蓝皮书》所建议的,可以考虑将没收的部分财物投入社保、民生领域,让社会共享反腐败斗争成果。

总之,面对巨大的贪腐案赃款赃物规模,应该做到清晰透明处置过程理应透明、清晰平台透明:信息需要透明并公开可查,而目前很多地方连信息化登记实际上都做不到。因应相应修正《刑事诉讼法》明确涉案财产返还被害人和上缴国库的规则和程序,不然必然还会出现“吴英”式的死刑和重庆式的“黑打”,泛亚等的被害人钱款得不到返还和贪官们的脏款不能依法入国库的情况。

   中国的依法治国,****。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

要(2015-2020年)》法治政府是本界政府必然要求。本申请仅是一小步,十九大即将胜利召开,我们相信中国法治的春天已经来了!而习李新政和领导的中华民族“两个一百” 坚韧崛起的到来的,才是中华民族的一大步。

 

请支持并及时公开,致执业律师真诚的谢意!

此致

本申请书收件之人民政府           

申请人:大金融法研中心主任律师

李洪华

 

2016年10月15日于沪

 

附件:

1、本人身份证

2、本人律师证

3、本人“四万亿政府公开”申请综述

 

 

 

 

 

 

 

 

 

 

 

 

 

 



李洪华律师

金融律师(全国)服务中心 主任

高级合伙人 律师

六法治金创立者

《金融法院与金融律师实务》一书已出版发行

邮箱:lihonghua@cmlawyer.cn

办公地点: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29层